欢迎来到奇葩栖息地!欢迎加入Discord服务器:XfrfHCzfbW请先至特殊:参数设置验证邮箱后再进行编辑。特殊:参数设置挑选自己想要使用的小工具!不会编辑?请至这里学习Wikitext语法。

距离淮安市2022年中考还有142天。

十七帝国史/陈大师世家第六

来自奇葩栖息地

大师陈锦誉,字凝灵,号玄惘,赣人。少即开卷,三岁叫昼夜嗜读,遂成近视:最稍长,卷愈甚至体虚。母异之,授以武功,日以汤沃灌,又炼丹服干内。后师从浑天形意太极门,得保国为师真传。敕封陈大师。

大师精通武艺,每远气,则地动山撼;以气击人,则脏腑位移,筋骨聚变;母恐其精尽,以经书敛之,许以开卷。大师尝谓人言余及耄老,亦当卷之。此志于卷也。诵二十四史,有与蘭讳者,分忆以广汉王。人异之,以为大佬。恃才傲物,尤轻布衣。布衣叛美,大师数击之,致其阴阳轮转,岁不过百,为国除害。时有吴示凡者,淫乱世人恶之。而大师尝谓布衣:“陈氏,帝胄也,吴氏有种乎?”对曰:“前有吴亦凡,今有靖译生。”及事发,大师复问之:“子亦与淫耶?”布衣不语,人具轻之,以大师方正。

蘭尝字阿蘭,号文刀,大师以为差矣,盖因刘分文刀,齐亦分文刀。故文刀其字也。笑曰:“凝灵知我”更之。

修史,自立为帝,设诸国战,而论古今大事。史中所载之人,皆其同窗,而纵贯九州,所记诸战象史而格局过,是以有其体系,乱史也。人更异之,此子韬才,非人所及。一一九年秋始著,一二〇年成,高祖不悦,恐移惑人心禁之。

既大卷,轻晨练,每操必诱去,寻无果,自曰修内力尔。以病请去。而偷习于室,是以失其卷德。卷为世范,军宗时为学委,与布衣为左右吏,高祖立,承职爵,晋卷王,每试必列一甲,或不过十人,则母责之,再为元。常戏以唐雎,挺剑而迫天骚,人称击剑大师。需知其精修文史,而所以娱者,不失其才尔。虽为卷王,亦有闭卷之时。有物竞书,卷怠、为蘭所得,蘭大惊以其卷太甚,开卷。大师不计,盖写文理具备。英语课所言单词非浩悦不能识,诸人以为法语;先生每论史,必高诵三篇,以示其能。

一一八年,蘭斥其卷干人前,面红而恼,色逾礼而后与蘭交。一一九年春,蘭接文以记情,与之分开明文坛,后蘭沉数理,大师遂独领,其数理亦巨,至于金陵论道,而人终不至。一一九年夏于金陵试,与文元共室,大朱看片,大师观顷刻而轻之不甚。不近酒色,时蘭元去剑室中,元大娇,大师未稍动色,夷观之。此之谓色成。大师于金陵时,蘭欲出灵雅赋,大师见稿,色变。大师不近女色,而见蘭之所状潇雅者,面红耳赤,辨以蘭意淫耳,实其心本不宁,徒饰见人耳。用餐,人皆饭菜鲜肥,大师徒以粟养,自以为辟谷,三日功力尽失。功力既失,则神乱,夜酒,高歌以童谣,曰:“能自食,今日起能自食。”同室为大师怔,亦同唱“能自食,今日起能自食。”惊动师长。大师同四人共击邻室门,大朱出,大师功力既失,为大朱败,走欲与布衣击剑;布衣大惊曰:“未可。”见其衣发具散,曰:“可矣。”遂击剑;蘭于上铺,大惊,惧去。布衣闭塞粪道,蘭不能解,之大师室解,亦堵之。大师怒,远气小解,万流奔腾,水淹三室,通下水道。